大宗商品寒冬 環球同此涼熱_0

□本報記者 葉斯琦

當北京的政策制定者們正在努力推進經濟結構轉型時,他們恐怕沒有想到,在地球的另一面,南緯21度的一座巴西小鎮上,人們也在關心著相似的問題。

隨著原油等大宗商品步入下行周期,剛剛依託甘蔗種植優勢轉型發展生物燃料的小鎮,發現其產品的優勢已蕩然無存,曾經短暫的繁華恍若隔世。而這隻是資源國的一個縮影。

最新的數據顯示,巴西、加拿大等資源國的經濟連續兩個季度下滑,先後步入了「技術型衰退」的經濟學困境之中。其實,在「世界是平的」的經濟情況下,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大宗商品經歷寒冬,環球也必然同此涼熱。

拉美小鎮的興衰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生物燃料的興與衰,決定著巴西東南部小鎮Sertaozinho上人們的生活。

幾十年來,伴隨著蔥鬱的甘蔗地,Sertaozinho這座400平方公里的小鎮一直是著名的產糖中心。不過,隨著科技進步,將甘蔗製作成乙醇燃料的利潤似乎高於製作成食糖。這個機遇促使Sertaozinho致力於轉型成為生物燃料重鎮,並圍繞生物燃料發展出了一整條工業鏈,聲名大噪。

「隨著中國等經濟體的快速發展和需求增加,Sertaozinho以前十分繁榮,小鎮的勞動力已經無法滿足生產需要了。」當地人回憶說。

然而好景不長,近年來全球範圍內低迷的石油價格,將這座小鎮拖入30年來最嚴重的危機之中。據中國證券報記者統計,2014年6月以來,作為商品「龍頭」的國際油價已累計下跌逾50%,一度跌破每桶40美元,這較2008年的每桶147美元高位已是恍若隔世。

石油價格下滑,使得生物燃料的成本優勢蕩然無存,需求隨之大幅下降。在Sertaozinho,七分之三的生物燃料工廠已經破產,即便是堅持下來的工廠,也不得不轉變生產方向。

「我們依據市場的反應調整了生產。曾經,我們將60%的甘蔗用於生產乙醇,40%用於生產食糖。」當地一個有名的生產商Jairo Balbo說,「但現在,我們用於生產食糖的甘蔗佔到了65%,剩下的才用於生產乙醇。」

生物燃料工廠的關閉,使得小鎮上的人們失去了穩定的收入來源。曹為霖十年前,這些工廠可以提供足夠的工作崗位。但現在,由於僱主們紛紛退出該行業,不少當地人已經四年甚至更久沒有穩定的工作了。

「2003年到2008年,我的生活很好」,當地人Silva說,「但是2009年後情況開始變了,不僅是我,我身邊所有人都如此,而且還在越變越糟。」

其實,Sertaozinho小鎮的命運,正是拉美最大經濟體巴西的一個縮影。8月28日,巴西統計局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巴巨匠電腦評價西今年二季度GDP環比萎縮1.9%,創下逾6年來最嚴重下滑。一季度巴西GDP環比增速已從-0.2%向下修正至-0.7%,而連續兩季負增長,已符合經濟學上的衰退定義。巴西貨幣雷亞爾今年以來更是貶值了25%,成為表現最差的貨幣之一。

不僅是巴西,當前全球範圍內依賴大宗商品出口的資源國都面臨著相似的命運。9月1日,加拿大公佈的數據顯示,該國經濟二季度萎縮0.5%,延續了一季度的萎縮態勢;一季度為萎縮0.8%。同樣是經歷了連續兩個季度經濟萎縮后,加拿大的經濟陷入了2008年以來最低迷的狀態。

作為全球三大主要商品貨幣,加拿大元以及紐西蘭元、澳大利亞元在今年來都淪為表現最差的貨幣。加拿大是能源出口大國,紐西蘭在奶製品領域的出口獨領風騷,澳大利亞是鐵礦石產業龍頭;無獨有偶,在過去一年,這三種大宗商品的價格都大幅下跌。

大宗商品的輪迴

「這兩個國家的經濟衰退與大宗商品市場的疲弱密切相關,因為這兩個國家都是資源型國家。」談及巴西和加拿大進入經濟學定義中的衰退時,南華期貨研究所高級總監曹揚慧說。

曹揚慧指出,巴西是一個典型的資源型國家,農業和礦產是其經濟的主要支柱。農業當中,巴西是甘蔗、大豆和咖啡的主產區。甘蔗是白糖的主要原材料,紐約白糖價格從2011年8月份以來便持續下跌,從當時的每磅逾30美分跌至目前不足12美分,跌幅逾60%;大豆價格從2012年8月份的高點每蒲式耳1789美分跌至現在的880美分,也已經腰斬;鐵礦石價格更珍拉汀灣是低迷,普氏指數從2013年初的每噸159美元高位跌至目前的56美元。而巴西對資源的依賴性又非常嚴重,因此大宗商品價格低迷對巴西經濟影響巨大。相比巴西,加拿大對原油的依賴度較高,因此也受到了原油價格大幅下挫的打擊。

寶城期貨金融研究所所長助理程小勇也表示,2015年二季度以來,巴西、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等資源國家經濟紛紛出現滑坡,有以下幾個方面原因:第一就是全球大宗商品價格持續大幅下跌,這是直接原因,導致資源國家商品出口額持續下降,企業紛紛陷入困境,國家財政收入銳減,從而引發經濟活動收縮,GDP增速下滑。

第二就是美聯儲加息,全球主要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紛紛迴流美國,大量美元流動性收斂,從而引發資源國家礦業、農業等企業投資下滑,最終導致實體經濟活動降溫。

第三就是經濟結構問題。巴西、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經濟機構單一,過於依靠大宗商品出口,本身消費和投資不足,從而導致企業外債較大,在資金外流的情況下,本幣貶值,最終引發金融市場動蕩。

至於大宗商品價格的下挫,興證期貨宏觀分析師劉文波認為,其根本原因有兩點:一是美元升值,二是中國需求下降。美元近兩年來的表現與之前10年的走勢完全相反,走出了一輪大牛市,美元指數去年最低跌破80點,到今年上半年突破100點,現在維持在95點的高位,升值幅度高達20%。美元升值的結果是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價格下降。此外,大宗商品與全球經濟密切相關,在歐洲與其他國家經濟低迷,尤其是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大宗商品出現了嚴重的供過於求局面。在供給大幅過剩的局面下,大宗商品必然集體陷入熊市。

環球同此涼熱

大宗商品的輪迴會否重啟?資源國的興衰何時轉換?

對此,混沌天成期貨研究院院長葉燕武認為,目前資源國的經濟形勢還比較嚴峻。2008年金融危機時,全球還有中國、印度等人口大國來作為支張肇良撐。中國在滿足農村需求以及推行城鎮化建設的同時,不僅能維持國內經濟增長,還存在一定的進口缺口,這在很大程度上拉動了全球經濟。但中國人口紅利逐步消失,經濟增速下滑,短期內需求難有起色。印度雖然人口多,卻還遠未達到爆髮式增長的階段。而美國儘管經濟恢復較好,但很難拉動全球大宗商品的需求。

目前資源國的興衰與資源礦產類似,基本以7-8年為一個周期,其經濟大致會在3年左右恢復。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全球人口趨於穩定,預計恢復周期會越來越長。以巴西為例,分別將1982-1990年、1990-1998年和1998-2008年視作一個經濟周期,可以發現每個經濟周期的前幾年經濟增速都會放緩,GDP甚至會出現負增長。受2010年大宗商品市場集體爆發的影響,本輪周期調整開始得更晚一些,因此調整時間可能更長,或將維持到2017-2018年。

「從歷史上來看,不管是1930年全球經濟大危機,還是1997-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實體經濟需要自身去槓桿和自我調整,逆周期政策可能只是引發短周期反彈,這意味著資源國家經濟衰退需要時間來自我調整,更何況此輪衰退是中國經濟結構性和周期性疊加的結果,因此衰退時間較長,且會出現反覆探底的特徵。」程小勇指出。

分析人士進一步表示,「世界是平的」,在全球一體化、商品貿易自由流通的經濟情況下,各國面臨著諸多相似的威脅和挑戰,「你離不開我,我離不開你」已成為不可避免的大趨勢,可謂「環球同此涼熱」。

葉燕武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中國-巴西、中國-美國、中國-德國等經濟情況表明,國與國之間的貿易關聯及外匯儲備互相持有決定了很多國家是經濟張肇良「連體嬰」。目前發達經濟體面臨較大的通縮威脅,而他們佔據了全球很大一部分經濟總量,為了刺激通脹,只有增加流動性,增強本國購買力。但目前的困境是,儘管歐洲等發達國家大幅增加貨幣供給,需求卻仍然跟不上,而發展中國家的主要出口是針對發達國家,發達國家經濟不起色,發展中國家的出口也難有建樹,內需又傾向於飽和,經濟下行壓力大,因此也面臨通縮風險。

而在各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過程中,「中國因素」始終是一個關鍵的紐帶。2000年左右,得益於中國工業化的蓬勃需求,鐵礦石、大豆等大宗商品的超級周期曾為全球經濟的經濟注入長達10多年的強心針。如今,中國經濟走入「新常態」,依賴大宗商品出口的資源國尚未完全適應。

劉文波認為,「中國因素」對大宗商品市場舉足輕重,中國是大宗商品的主要需求國。據統計,中國需要分別占精鍊銅、鋅、鋁、鉛、鋼材表觀需求量40%以上。只要中國需求增速放緩或者下降,就會打壓大宗商品價格。從不同角度來看,這有利有弊。雖然對於出口國而言,短期內減少了收入,經濟受到影響,但長期來看,可以促進經濟轉型;對於進口國而言降低了成本,普通居民在大宗商品等基礎原材料的花費減少,可以增加其他產品消費,從整體上增進了社會福利。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